369 嚣张?反了天了!(第1页)

如果在这里审核真的是家常便饭的话,那个士兵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地劝这个许队。

很显然,在这里刑讯是不怎么允许的。

而许队却在明明知道的情况下,还要一意孤行,分明是有问题。

当即就小小的试探了一下,果然不出所料,这个叫许队的有问题。

在这种情况下,聂然就真的不得不佩服叶珍了,她的手伸得可真够长的,连这里的人她都有办法解决。

要知道她根本是没什么太厉害的背景的,却能够如此厉害的将这里的人都能拿捏住。

如果不是在做这些事情的情况下,她以一个旁观者来看,叶珍的确比聂然的母亲更适合做这个聂夫人,毕竟聂然的亲生母亲是个非常不善于交际的人,她更偏向于家庭。

而叶珍却恰恰相反,非常善于交际,能恰好的拿捏住对方,并且作为己用。

这要是用在其他地方,对聂诚胜的帮助也不是一点两点。

怪不得当初聂诚胜会娶了她。

只不过,聂然怎么也想不到,自己会在这种情况下欣赏了一把叶珍,也实在是够独特的。

聂然看到站在自己面前的许队当即冲她恶狠狠地道:“死到临头还不悔改,我看你是想再这里吊上一天!既然你好好地吊在这里吧!”

说完就转身离开了审讯室。

至于身后的那名士兵听到这话,禁不住上前挡住了许队,很是认真地道:“许队,这样会不会太过了”

可此时被人看穿的许队倍感心虚和恼怒,哪里还听得进去,一把就推开了他,“你给我让开!”

说着就离开了审讯室。

只留下了聂然和那个士兵。

那名士兵看到聂然被吊在铁窗上那艰难的模样,唇蠕动了几下,但最终还是转过身走了出去。

聂然看着他走出去之后,竟就这样闭目养神了起来。

她一时间想不出在这种境况下的解决办法,只能暂时拖延时间,给自己喘息的时间。

窗外阳光明媚,一缕缕地光线透过铁窗倾洒了进来,空气中的粉尘在光束里飞舞。

周遭的环境在那一刻开始变得安静了下来,安静得她几乎能听到自己被迫拉伸的四肢里流动的血液。

时间就这样一点点的流逝着。

大约两个小时以后,门外的那名士兵透过窗户看到聂然还是闭着眼睛吊在那里,一动不动的样子,不禁走到了隔壁对自家队长说道:“许

注意:浏览器的阅读模式下不能自动加载下一页,请退出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点击翻页